<別鬧了!月老大人>-第二章

 

 

第二章

「啊!痛死了!」鳴...柯瑜抱著頭,蹲在地上,發出一聲哀叫。

可憐的她被一個籃球K中頭。剎時,她的額頭長了個大包。她感到鼻尖有陣涼意,好像有什麼液體流了下來,她抬手輕撫,「嘩!流鼻血了!」額頭傳來的陣陣刺痛正刺激著她大腦的神經。可惡,可惡!竟然對病人做出這件事,不能原諒。

她拭去鼻血!憤~怒!她故意拾起籃球,衝動地想把籃球碎屍萬段,打死那個不長眼睛的傢伙!

        「咦?籃球去了那兒?」為什麼都不見了?他還以為自己射出一個漂亮的「三分球」。是用力過度嗎?不可能吧!他可是學校籃球隊隊長,技術厲害又精湛,怎麼可能射不中?不是他自誇,而是他的技術確實非常了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英維,你看見嗎?那邊那個女生拿著我們的籃球?咦?她好像很憤怒!哎呀~她在流鼻血!該不會是給你打中吧?哈哈...」蘇明陽幸災樂禍地笑著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會吧?」李英維順著他指著的方向,果然看見一個女生怒氣沖沖,心裡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    「快~快用『美男計』把球拿回來啦!」蘇明陽嘲諷的看著他,一副五行欠打的模樣。 

李英維忍不住白了好友一眼,詛咒了聲「死仔陽」。他朝著那女生的方向走去,那憤怒的女生當然不是別人,而是柯瑜!

「同學,麻煩妳把籃球拋過來!」李英維用他一向也迷死人的聲線低沉地說道。他汗顏地看著這個因他而流鼻血的女生,忽然感到內疚起來。「對不起」快將脫出口之際,卻被柯瑜搶先一步。

 

瞧見那位肇事者走近,她馬上從地上跳了起來,指控的瞪著他,此刻的她憤怒到極點,「哼,你這個人到底懂不懂打籃球?究竟你是在打球還是在打人?難道你不知道被籃球K到頭上,會超痛喔!不,應該是超級無敵勁痛!你如果不懂打籃球就不要站著這兒礙眼。天!如果我得了腦震盪那怎麼辦?我說,你真的太過份了!我額頭都被你打到腫起來了!」柯瑜叉起腰,連珠炮發大罵著,面上還出現很多不同的表情。

 

李英維看著眼前這個奇怪又有趣的女孩,不禁感到有點好笑。不知為何,他給她罵了那麼久,竟沒有一點怒意。他的唇邊不由得勾起一絲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笑意。她是在流鼻血沒錯,但,她竟然還滔滔不絕,不知為何,就是有種想逗她的衝動,這應該很好玩。

結果,「對不起」這三個字被他吞回肚裡。

 

「那有人那麼笨?竟然用頭去接球?很糟!」他嘴角挑著一抹俊逸的微笑,故意說出一些氣死人的話,「還有,在流鼻血的時候,我想妳還是別要說話較好,小心把鼻血也吃進嘴裡,太嘔心吧!」這是事實。

 

什麼?竟然在說這些風涼話?他不道歉就算了,還說她笨?太可恨!柯瑜氣得牙癢癢,正想回嘴的時候,他忽然拿起手帕,溫柔地替她拭去鼻血,她想反抗,卻被他阻止了「別動!」看著他的眼眸...原來轉注的男人是很有吸引力。她的雙頰沒由來一陣熱。剛才的怒火也像吞了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,李英維握住她白嫩的小手,她馬上回復了理智,杏眼圓睜,「你這個色狼想幹什麼?」她瞪著他,抬起手,想狠狠地甩他一巴掌,不過,李英維反應比她更快,他快速接著她的手,臉上依舊掛起了優雅的笑容,「別生氣!我只是想借這個給妳。」他把他的手帕放進她的雙手裡,「按著妳的鼻吧,再生氣,鼻血又要湧出來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我流鼻血還不到是你害!哼!」可惡,她的手給他碰了!天!他的手會發電嗎?怎麼好像有股異常的電流從頭頂迅速地亂竄至腳底

        李英維放開她的手,唇邊的笑意更深,「什麼色狼?就算真是非禮,也不會找上妳,好不好?」她的手很柔軟,摸上去的感覺真舒服,難道女孩子的手都是那麼白白嫩嫩的嗎?手心所傳來的觸感令他心蕩神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你是什麼意思?」天!氣死她了!

        「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可惡!有膽你再說一次!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好意思,我說話從來不會重複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你...你...」她氣得不知該說什麼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什麼?怎麼了?這麼快就詞窮了嗎?」他輕笑。

遠處剛巧傳來李英維好友的叫聲「喂,李英維,拾了球沒有?快再來大戰兩個回合,快點吧!快要上課了!」

 

「來了!」李英維大聲道。他拾起籃球,轉身就走,忽然回頭,「下次放聰明吧!要當心走路,別再用頭去接球。」然後,他就在柯瑜來不及反應之際,瀟灑地揮手走了,「我叫李英維!拜!」

他又回頭,「對了!我的手帕可沒有說是送妳,記得清洗乾淨。」他擺擺手,「下次見面要還我,別想據為己有。」

 

「喂...喂,你別走!」她用力地握住他的手帕,氣得火大的跳腳,剛剛的怒火又開始翻騰起來。瞪著那已走遠的大膽狂徒。什麼據為己有?她根本一點也不稀罕。他很討厭!可惡!竟敢在她面前耍帥。樣子生得帥又怎樣?不過,李英維這個名字怎麼那麼耳熟?好像在那聽過?.

 

瞪住他己走遠的背影,柯瑜一肚子氣只好吞回肚。這個叫李英維的大笨蛋!竟敢取笑她?好一個自以為事又沒有禮貌的惡劣傢伙!哼!他當真以為自己長得英俊,誰都會喜歡他嗎?她才不會記住他的名字!不過,李英維這個名字真的很耳熟就是了。

 看了看手錶,「糟!遲到了!」她在心中驚呼。

 

這個時候她根本沒有空再想其他的事,因她的課堂已經開始了五分鐘,若遲到超過十分鐘,就會被教授當作缺席。胡亂擦了擦鼻血,她立刻快步跑去課室方向。

 看著柯瑜的背影漸漸走遠,躲在牆後一直窺看柯瑜及李英維的傢伙───終於現身。一老一少的身影會是誰?當然不是別人,而是月老爺爺和小仙童月朗。只見這一老一少的衣著真的有夠滑稽,竟穿著同一款的米奇老鼠套裝,再配上一副墨鏡,想不引人注目也很難! 

 

        小仙童忍不住笑了起來,「哈哈,太好笑了。爺爺!這個叫柯瑜的女孩蠻有趣!而且,她流鼻血的樣子真的有夠滑稽。對了!如果我沒有看錯,她在罵人的時候,也順便吃了兩滴鼻血!哈,好惡心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想來,也該是我的錯!我施法令那個籃球滾到柯瑜的身旁,誰知,竟滾到她的頭上?還害她流鼻血,真不好意思。呵呵!」也是喔!李英維的球技那麼了得,怎麼可能會打到人呢?月老爺爺嘴裡說「不好意思」,但從他的臉上看,真的一點悔意也沒有。臉上還帶著惡作劇的笑容,令人懷疑他真的覺不好意思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原來這些都是爺爺您的惡作劇?哈哈,笑死我了!太好玩!難怪,我看見他們的左腳都被繫上同一條紅線!原來他們是有緣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呵,他們的紅線早在二十年前已經繫上了。而且,他們早已在幼兒時相識了。」果然是名副其實的命定姻緣。

        「是嗎?那為什麼他們剛才也認不出對方來。難道他們早已把對方忘記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曾發生過的事,都會存在腦海中,想忘記也忘不了。所以,回憶是不會被遺忘,只是沒有被想起來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小月朗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 「乖孫,想不想看些更有趣的東西?」月老一副神秘兮兮,豐厚的嘴唇勾起一個邪邪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小月朗立刻興奮叫道「想啊!好想,非常想!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那快走吧!遲了可沒好戲看喔!」

        「遵命!」

 

他們到人間來,目的不是為李英維找新娘嗎?怎麼他們像是在惡作劇和看戲似的?

 

☆        ☆        ☆

「真的太好了!」柯瑜興奮地叫著。

「哈,看妳開心成什麼樣子?」許心晴慵懶閒適地打了一個呵欠,看著一本名為「大包與小白菜之戀」的小說。

 

原來今日何教授因病請假,故大家多了兩堂空堂自修。這時很多同學都把握時間小睡片刻或溫習課本。

 

「妳也不是不知道,何教授最討厭別人遲到!幸好,他今日缺席了,否則不被他罵才怪。唉,今日總算有件幸運的事發生在我身上!」

 

許心晴被她染了血的恤衫吸引了目光,放下了手上的小說,指了指她衣服上的血跡,「怎麼了?是鼻血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哎呀!別提了!此事說來話長,我認倒楣就是了。」柯瑜的口吻已經吸引她的興趣。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倒楣的事?說來聽聽?」許心晴眨著好奇的大眼睛,非常感興趣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說!總之就是一件倒楣事!」柯瑜一副不想重提的樣子。想起那可惡的傢伙,哼!怒氣衝天!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嘛!我很想知道喔!」她熱切的拉著柯瑜的衣袖。拉著不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很煩喔!」柯瑜終究敵不過許心晴的威逼。「好了!我說就是了!別再拉我的衣袖,拉破了,我可沒錢買!」柯瑜嘆了一口氣,把剛才那件不堪回首的事告訴了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說!我是不是很倒楣了!看,額頭都腫了起來,痛死了!」柯瑜從包包裡拿出一面鏡子,鏡中清晰地映照出她額頭上有一片淡紅。她輕輕一摸,嘩!痛死了!嗚...好可憐!

        許心晴仔細地檢視她的額頭,果然,真的紅了一片。咦?她突然發現了一個好奇怪的現象...「怎麼妳額頭上的紅印好像一個心形?」她壓下想笑的衝動。

 

  「有嗎?」柯瑜拿起鏡子,左瞧瞧,右瞧瞧,確是怎樣看也很像一個心形。真的有夠神奇。

柯瑜有點納悶,「怎麼可能?又不是包青天,怎麼可能額上會有個圖形?」,她額頭上的「心」碰起來很痛。

 

這時候,許心晴已經忍不住發出爆笑聲。「哈...笑死我了!我長這麼也沒看過這麼可愛的『心』形。」雖然是淡紅,不過,近看還是清晰可見。只是想像柯榆當時被k中的模樣,已經覺得很有趣,很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打籃球的男生真妙極!哈,小瑜,妳知道嗎?」她止住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 「用頭去接球真的很笨喔!」講完,她又爆出一連串的笑聲。

        「許、心、晴!笑笑笑...笑吧!我早料到妳會笑到好像哮喘那樣了!哼!一點同情心也沒有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哈,別生氣!我不笑了!」她努力忍住笑意,若不,柯瑜可真要發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哼。」她幹嘛告訴她?

        「別生氣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哼。」她還是抿緊雙唇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一罐可樂,別嬲,好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哼,妳把我當作什麼人?難道一罐可樂就能打發我嗎?」她在心裡想著,怎說也要請吃牛肉飯才原諒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像聽見她的心聲一樣,心晴馬上道:「好吧!請妳吃免冶牛肉飯,如何?」她對柯瑜了解太甚,知道柯瑜最喜歡吃牛肉飯,所以「牛肉飯」這招絕對是百試百靈。

        果然,有牛肉飯吃,氣也馬上消了一半!不過,她還裝模作樣「哼哼。」不同的是,她嘴角已微微上揚。好啊!她想吃牛肉飯...

 

「怎樣?」心晴滿意地看著她上揚的嘴角,呵,早料到一碗牛肉飯就可以擺平她。好一個容易哄的人。

「哼哼。看在妳那麼有誠意地道歉,又請我吃牛肉飯...好吧!我原諒妳就是了。」 

「沒問題!最重要是妳開心啦!」心晴笑說,一點也不介意要請她吃飯。她早料到一碗牛肉飯就可以打發柯瑜了。呵~朋友多年,柯瑜的性格她最清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打籃球的男生長什麼樣子的?」許心晴的好奇心又再泛起。

        「他?哼!」一提起他,她的火又來了。「身形又高又瘦,就好似一枝竹。皮膚又黑又黃,差勁過巴基斯坦人。單眼皮,大眼睛,大嘴巴,大鼻子,大頭。自大又愛耍帥,總之就是一個很差勁的男人。」一提起他,她就很生氣。其實,她剛才只顧罵人,根本沒看清楚他的容貌。她只記得他的聲線滿磁性,不難聽...

        「下?不會吧?皮膚怎可能又黑又黃?」心晴努力想像柯瑜口中的他,一個皮膚又黃又黑的巴基斯坦人,而且還瘦骨嶙峋...滴汗,她只是想像已經感到嘔心。

 

「就是這樣!妳只要知道他很嘔心就好了!」柯瑜似乎也相信了自己的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此時,許心晴的流動電話響了起來...

        坐在她身旁的柯瑜,看見許心晴的臉色一陣青,一陣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電話掛線了!

 

「誰打來?為什麼這個臉色?」柯瑜好奇地問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「唉!妳不會明白!我爸媽很可惡...」心晴剛才的好心情沒有了,她把爸媽的惡行一五一十都告訴了柯瑜。此刻的她只覺無奈,不,應該是爆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

「嘩,妳爸媽竟然那麼放心妳跟表哥住同一屋簷,還是孤男寡女那種,妳可真要小心了。不過,這樣不是更好嗎?表哥、表妹在這段期間可以互相增進感情嘛!妳也別擔心!還是不要想太多。況且,妳表哥也要一個月後才來香港吧。也許他一個月後沒有來也說不定呢。」

 

「我爸媽真的很可惡,知道表哥來香港,還故意出國旅行!最重要的一點是,我對表哥根本全無印象,他對我來說簡直是陌生人。」許心晴一臉憤憤不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陌生人?為什麼?」

 

「誰叫他們一家在我三歲的時候已去了外國移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哦!原來如此,難怪,難怪!」柯瑜點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過,聽媽媽說他是一個音樂創作人。而且在音樂方面更是取得輝煌的成就。還說他外表英俊,性格冷酷呢。這樣的人會容易相處嗎?」她有點懷疑。

 

「音樂創作人?我都覺得他聽起來好像很酷。那麼有才華的男子,想必一定有一卡車的女孩喜歡他吧。換一個角度看,每天都能看到英俊的臉孔,這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。」 

 

「也許!算了!『船到橋樑自然直』吧!」許心晴一副認命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 柯瑜想紏正她,應是「船到橋頭自然直」,不過,見她滿臉愁容,就留待下次。

 

其實───

 

柯瑜的心底裡還有一個疑問,「許心晴什麼時候才請她吃牛肉飯?」

 

☆        ☆        ☆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一整天的課堂終於上完,柯瑜和許心晴一如往常般,結伴踏上回家的路。走著走著,柯瑜像發現了什麼似的,突然加速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小瑜快步跑的背影,這時候的許心晴有種不好的預感,果然─── 

 

「小瑜,不要嘛!這很丟臉的!」許心晴小聲地說。真擔心別人會瞧見她們現在的模樣。看著柯瑜蹲在地上,翻看那些早已被人棄置於班房門外的報紙,她真要敗給柯瑜了,報紙又不是很貴,自己買不就行了嗎?真是的,給別人看見多難看。她站在小瑜身後面,站著也不是,與她一起執拾也不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安啦!才不會!快點來幫忙,我們又不是偷,更不是搶,沒什麼丟臉不丟臉。」看著地上那麼多的報紙,柯瑜真是樂不可支,心裡想著,有免費的報紙看真不錯。這回我又可節省五塊錢了。嘿嘿。 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東方日報!經濟日報!看,有很多報紙沒有人要,我說同學們也真是,不看報紙就別訂購吧!真浪費!我把它們帶回家也是為了不造成浪費。」小瑜開心地說,一副自己很偉大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美麗的拾荒者,妳是最偉大了,快點起來吧,蹲在地上很難看啊。」許心晴好心提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,什麼拾荒者?」柯瑜不滿地抗議,站了起來,當然,手上還抱著兩份報紙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驀地,一個男人低沈的嗓音在她們耳畔響起。 「妳們...該不會是在撿報紙吧?」這個年頭,學校竟然還會有這種事發生,也太扯了吧?

 

        驚嚇指數向上急升,只見柯瑜跟許心晴的身子一僵,猛然回頭,竟發現一個男生站在她們倆的身後。許心晴皺起了秀氣的眉毛,無奈地想著「看吧!我就知道會被人發現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妳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你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柯瑜及那男生竟同時發出驚訝的聲音,這回可換許心晴感好奇。這個男生是誰啊?許心晴把目光調向這個男生,不看還好,一看就看呆了!天!竟然...學校竟然有那麼帥的男生?他紳士的溫文儒雅氣質,再配上挺直的鼻梁,顯現出的就是一張十分出色的相貌。帥弊了! 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又是你這個『賤男』?」柯瑜大吼,想起今早籃球之仇就為之氣結。 對,他好像叫什麼李英維來著,她總覺得他的名字很熟識,像在什麼地方聽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 李英維看著牙癢癢的她,想起她就是今早那個不小心被他籃球K中的女生。呵,那麼有緣?真有趣。他故意上下打量她,看著她臉上豐富的表情變化,說真的,這個女生還滿...正點。仔細看看,她該有165公分吧。嬌俏的臉蛋、白晢的肌膚及標緻的五官,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正在盯著他看,看著眼前的女生,沒由來,唇邊早已勾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。她是他喜歡的類型。他肯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幹什麼嘛?這個李英維幹嘛這樣直直的看著柯瑜?害她被他看得多不自在。這麼近距離看著他,柯瑜終於發現他其實也很帥,散亂的劉海更能突顯出他出色的輪廓,直挺的鼻樑簡直接近完美,那似笑非笑的笑容真的很迷人,就連唇形也讓人覺得好性感。還有,他那雙閃爍有神的眸子像會放電一樣,卜...卜...她似乎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。只是,他是很英俊不錯,但也不代表他可以這樣直勾勾地看著她呢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!你看夠了沒有?你在笑什麼?」柯瑜的口氣不善,其實也是為了掩飾心中那莫名的緊張及不安。糟糕!她沒有忘記,只要她跟很帥的男生講話,她就會臉紅起來。拜託,不要臉紅!不要臉紅!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在想,是誰在別人的班房門口鬼鬼祟祟地執報紙,原來是一個愛用頭來接籃球的女生。」他嘴角挑著一抺嘲諷的微笑,揚起了黑濃的劍眉,炯亮的眸子看著她氣紅了的兩頰。不知為何,他就是想逗逗她,看她生氣的樣子真有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該不會真的很窮?窮到要看別人不要的報紙?」他嘴角依舊上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你這個人真是惡劣到極點!今早的事還未跟你算,哼!用籃球k到別人也不說對不起,我說你真是無禮貌到極點。」生得帥又怎樣?品行卻極其惡劣!討厭!這副美好的嘴臉用在他身上真是浪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籃球?許心晴有點吃驚,難道他就是小瑜口中的那個打籃球男生?小瑜不是說他身形又高又瘦,就好似一枝竹。皮膚又黑又黃,差勁過巴基斯坦人。單眼皮,大眼睛,大嘴巴,大鼻子,大頭嗎?天!怎麼差那麼遠?眼前的男生分明是絕世「貨色」,比王力宏還要帥吧。 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想只有很笨的人,才不會躲開吧?」他又是那副嘲諷的嘴臉,看了真令人不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,賤男?什麼很笨的人?」柯瑜鼓著雙腮,瞪著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,粗魯女,是妳自己承認吧,我那有說?」李英維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。燦爛的笑容映在燈光下分外耀眼,想必他一定令很多少女心頭顫動。不過,這一刻,在柯瑜的眼中,那卻是刺眼十足,十分礙眼。因為那個「笨」字,嚴重刺激她的神經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 哎呀呀,這傢伙,竟然叫她什麼粗魯女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警告你,不要叫我粗魯女!很難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吧,妳不叫我『賤男』,我也不叫妳粗魯女,如何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休想!我偏要叫你『賤男』,你根本就是一個很惡劣的傢伙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,很好!那我也會一直叫妳粗魯女,因為沒有一個女孩子像妳一樣嗓子那麼大。」他不以為然地聳聳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直被遺忘的許心晴,貶眨好奇的大眼睛,她真有點搞不清楚狀況,為什麼他們的對話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?男女朋友?真的很像一對情侶。相映於柯瑜的怒氣,李英維顯得優雅從容。從旁觀者的角度,柯瑜似乎是無理取鬧的一位。

 

為了阻止柯瑜及李英維那大眼瞪細眼僵持住的狀況,許心晴趕緊出來打圓場,她拉住小瑜的手,「小瑜,我們走吧!」

 

柯瑜點點頭,走的時候,還不忘向李英維吐吐舌,嘴唇輕輕吐出四個字「你好討厭!」,然後頭也不回都離開了李英維的視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她們己走遠的背影,他搖搖頭,有點無奈地苦笑著,不是他自誇,先不管他身兼跆拳社及籃球隊兩社的隊長,想他一級棒的學業成績,外加俊逸迷人的樣貌,真的迷倒了不少學姊學妹。不過,偏偏他卻不受那粗魯女的青睞,她還說他是什麼『賤男』。李英維在心裡憤憤不平地咕嚕「那麼英俊的臉孔她也沒有察覺?她是瞎子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誰敢說他不是大家心目中的天之驕子?說真話,只要是他希望得到的,幾乎都能輕易獲得。在他的字典裡,幾乎沒有「挫折」及「失敗」。所以,有時他還是會感寂寞,因為他太優秀,身邊的人似乎都怕了他一樣,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樣,彷彿他是一個多尊敬的人物。而且,每日還要應付一群崇拜愛慕他的小女生,唉,這樣的生活模式,其實也頗累人。不過,他也習慣了!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他終究是一個平凡人,他不是萬能的神,不是無所不能,他也有他的煩惱。朋友?他也不多。不過,腦海隨即浮現他的樣子---蘇明陽。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!李英維!你發呆的站著幹什麼?日光日白,發什麼白日夢啊?」蘇明陽從他的身後突然出現,還故意使勁地拍了他的背一下,這下重重的拍擊打斷了他恍惚的思緒,他也馬上向蘇明陽投來一個兇悍無比的目光。「死仔陽!你想死了!竟敢那麼用力拍我?會痛的!」才想起他,他就立刻出現了!他這個好友最擅長的就是損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敢!不敢!我怎敢對跆拳社社長無禮呢?我還想多活幾十年呢。不過,很不巧,在下也正是柔道社的社長,如果真的打起來,呵,真的不知誰勝誰負?」蘇明陽早就想跟好友大打三百六十個回合了!誰叫他一直也找不到一個好對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李英維揉了揉背部,廢話!就是因為他是柔道社的社長,所以剛才被他打的地方不痛就奇怪。

 

突然,李英維臉上不見了憤怒的表情,取而代之的是他那一貫的溫和微笑。一抹狡黠瞬間閃過他的眼睛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順勢一個力度勁的旋踢,剛好踢向好友的屁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嘩!你這臭小子竟然偷襲!」蘇明陽料不到他會有這一「腳」,吃痛極,他猛揉著受襲的部位。其他人不知由來,還以為他在搔自己屁股呢。

 

「呵~活該!這叫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」他臉上依舊是溫和的微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可惡!臭小子,有沒有人告訴過你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的笑容很刺眼也很討厭!」對!這傢伙的笑容太燦爛也太礙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隨之而來的是李英維爽朗的笑聲:「抱歉!我只聽過大家說我的笑容很耀眼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上天真不公平,把你生得那麼帥,成績了得,運動又出色。所有女生都喜歡你。唉...跟你在一起都被比下去了。」蘇明陽忿忿不平地訴說著。

 

「嘖嘖~你羨慕我好了,別太妒忌喔。」李英維開玩笑地說。停頓了一下,他又說,「其實,對我來說,你也很重要。」

 

李英維笑看好友,欣賞他開朗的性格,是典型的陽光型大男孩,跟他相處總能暢所欲言,感覺舒服自在。有他在身邊,日子也變得有意思得多了。在他面前,他可以隨心所欲,無需偽裝自己。

 

「重要?」這小子怎會突然說好話?他揣測他的含意。

 

「當然,因為牡丹雖美,也要綠葉扶持吧。」言下之意,就是說他是綠葉,是陪襯吧。

 

「綠葉?你這小子...真可惡!」蘇明陽一個快速的左勾拳,襲擊他的俊臉,卻被他輕鬆閃過。

 

「早料到你會出拳!」李英維一臉得意洋洋,他還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,「走吧!是時候準備今晚那場籃球比賽了!副隊長!」他不理會好友的抗議聲,舉起腳步,向前走。李英維是學校籃球隊的隊長,而他口中的副隊長則是蘇明陽。

 

瞄了地上那一遍零亂的報紙,他又再一次揚起了他一貫迷人俊逸的微笑!心思又回到剛才那個粗魯女。等著瞧!他一定會讓她對他另眼相看。對了,她叫什麼名字來著?李英維在心裡暗下決定,下回要記得問她的名字,總不能一直粗魯女、粗魯女的叫她吧。這麼有趣的女生,呵~未來,就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 

「臭小子,等等我...!」望住他已走遠的背影,蘇明陽大聲嚷著。真是的,說走就走。「喂~你還未告訴我什麼時候一決勝負啊?喂~等等我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校園的另一邊───

 

「果然是他。」許心晴點頭。剛剛那個很帥的男生就是柯瑜一直劣評的「他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對,就是他!」真是的,從未看過這樣討厭的男生。」想起,柯瑜心中就有氣。「他居然說我是什麼『粗魯女』?妳說,我怎能不生氣?我那裡粗魯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!是!都是他的錯。」對著盛怒中的好友,心晴識相地附和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啊!」突然,柯瑜大叫了一聲...

 

心晴被她的叫聲嚇了一跳,斜睨了好友一眼,「怎麼了?」

 

「可惡!!」柯瑜一副更憤怒的樣子。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她雙手抱著頭。「他剛才看見我拾地上的報紙!是不是很丟臉...?」

 

「小姐,妳現在才知道拾別人掉在垃圾桶的報紙是很丟臉的事嗎?」心晴一早已經勸過她別這樣做了,看,給別人瞧見了。

 

「唉!」柯瑜緩緩蹲在地上,一副世界未人的樣子。 

 

「怎麼了?妳不是很討厭他嗎?幹嗎突然那麼在乎他的感覺?難道妳...嘻,」心晴一臉壞壞的笑容,看得柯瑜很不自在。柯瑜想反駁,卻感到有點力不從心。因為她覺得頭重重的?好像有點暈...乾脆蹲在地上不起來。難道是今早吃的藥...藥力發作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了?別蹲在地上,快起來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...」她想說她的眼皮很重,雙腳發軟。

 

「什麼?咦?妳的臉很紅!」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心晴看見她緊皺了眉頭,不安地上前扶了她一把,「我的天!妳的額頭燙得不得了!柯瑜!真是給妳氣死了!」許心晴露出怒氣。好友就是不懂照顧自己的身體,真是給她氣死。

 

「心晴...妳好好說就可以了,何必吹鬍子瞪眼睛。看,我的感冒也沒什麼,只要休息一會就好了。別緊張嘛。」她有氣無力地說著。想著,都是那個李英維害的。

 

柯瑜站了起來,卻突然感眼前一黑,她努力眨著眼睛,卻發現眼前的景物愈來愈模糊,心跳莫名地加速,然後,一陣天地轉似的暈眩令她漸漸失去了意識,就在許心晴完全來不及反應之際...她整個人昏了過去!

 

 

 

待續

。。。

。。

copyrighted by 雪兒

 

 

關於 !R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