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別鬧了!月老大人>-第一章

 

內容簡介

 

「那有人這麼笨?竟然用頭去接球?」李英維嘴角挑著一抺俊逸的紳士微笑,用他迷死人的聲線低沉的說著。「同學,下次放聰明吧!要當心走路,別再用頭接球了!」

 

他在柯瑜來不及回應之際,拾起了籃球,瀟灑地轉身離開。

 

好一個造次的傢伙!

 

超無奈的柯瑜只能死命地瞪著他挺拔的背影!怎料,愈瞧這男生愈覺眼熟...

 

啊!她想起來了!同時,她的臉色也迅速發白!是他! 柯瑜痛苦地支住額頭,不堪回首的回憶馬上被勾起。

 

四歲那年,她因為害怕檢查牙齒而惹毛了牙醫叔叔,最後還落得罰站的下場,後來還因為聽見可怕的電鑽聲音而嚇得尿褲子...更慘的是這一幕全被他瞧見。

 

當年,他、他可是班上最英俊,成績最好的男生啊!天啊!不!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她真的很丟臉...

 

 

 

 

第一章

仙界

 

一個白髮蒼髯的老仙人浮在半空中,他慢慢睜開雙眸,露出了一雙清澈又明亮的大眼睛。他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,一臉滿足,看來剛才睡得很舒服又甜美!

 

眼前一片鳥語花香,近聽還有溪水潺潺作嚮,深吸一口氣,彷彿感受到空氣中瀰漫了光輝夏日的氣息,那是在人世間永遠也找不到的潔淨空氣。清澈的湖水,為眼前的美景加添了數分,這麼美麗的仙境,真是令人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「月老爺爺...月老爺爺...您醒了嗎?怎麼睡那麼久?我不依喔!快點陪我去人間走一趟!」不知從那裡飛來了一個身材胖胖,腳丫肥短的小仙童,他從雲端中跳躍下來,馬上依偎在月老爺爺的懷裡。他嘟嘴表示抗議,看起來確是可愛極!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呵呵!」只見月老爺爺暢懷大笑,「好!好!月朗,我的好孫兒,先別嘟嘴,等會兒爺爺就帶你到人間『辦正事』,好嗎?呵呵!」月老單手抱著小孫兒,眼神流露出溫柔的眼光。

 

小月朗大大的眸子剎時閃閃發亮,開心極!雖然他是小仙童,但也跟凡間的小孩沒兩樣,只要遇上開心的事就會興高采烈,手舞足蹈起來。大概他看多了人間的電視劇集,所以他喜歡看到「有情人終成眷屬」的畫面!小小年紀的他已經認定這種感覺是世上最美好。

 

月老爺爺右手一番,手上立刻出現一本很厚的姻緣書冊。

 

「嘩!爺爺,哪兒來的書?很厚很厚喔!」竟然比他的歷史書還要厚。

 

「這是姻緣書冊。」月老拍拍孫兒的頭,「別小看它,它可是記載了人世間所有的愛情。」

 

「真的嗎?」月朗接過月老手中的姻緣書冊,隨意地翻著,他看見書中有很多凡人的名字,以及一個又一個屬於他們的愛情故事。翻著翻著,他忽然大叫起來,「嘩!好厲害,這裡居然有記載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愛情史。」他前兩天才看過這套電視劇集,原來這是真人真事,不是作假的。

 

月老伸手拿回書冊,不解地問:「什麼山伯英台?」

 

「爺爺,您怎麼連這個也不知道?在人間,這是一套很出名的電視劇啦。」

 

月老聳聳肩,什麼山伯英台他根本沒有聽過。

 

月老打開了書冊最後的一頁,哪裡記載了所有未婚凡人的名字及性格!當他默念了一大串咒語後,再屈指一算,半空立刻飄浮兩個男子的影像及一些他們的個人資料。

 

白書銘 未婚 是一個年輕的名作曲、作詞家。他在音樂方面取得輝煌的成就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音樂創作人。他的音樂具有觸動人心的魔力,再加上英俊不凡的外表,故令他有「音樂王子」的稱謂。

 

李英維 未婚 現就讀中文大學博士課程,學業成績一級棒,是一個出色的資優生,同時,也是跆拳社及籃球隊的社長。他有著俊逸迷人的樣貌,溫文儒雅的性格,故他的女人緣好到不得了!

 

月朗眨著他好奇的大眼睛,雙眸閃閃發亮,瞧著這兩位凡間男子的模樣,不禁看呆了!他以為只有在仙界才可看到如此英俊的男子。

 

「哈!爺爺,我好興奮喔!原來凡間的男子也很俊美。」月朗笑得好開心,心情愉快極,滿心期待他即將展開的旅程。

 

月老見孫兒笑得那麼開心,心情也跟著愉快起來,隨即朗聲問道:「月朗,準備好了沒有?我們出發到人間吧!」

 

「準備好了!月老爺爺!」

 

「起程吧!」

 

「太好了!終於有任務了。」心情好到想大聲唱歌。人一世,神仙一世,當然要快快樂樂過每一天吧。

 

「呵呵,這趟人間之行就先為李英維找個美嬌妻吧!」是緣的安排,命的註定,只要緣份一到,他們逃不了。大部份凡人也不相信緣份,他們根本不知道姻緣是天註定,相識,相知,相交,到相戀,皆早已被安排。不過,能否真的結出果實,成為連理,就要看他們的造化。畢竟,幸福終究是要靠自己爭取。

 

話口未完,月老爺爺和小仙童的身影便已消失於一片雲海中。看來,李英維將會有著一段非常精彩的故事等著他。也許,他作夢也想不到,黃金單身漢的美名將會離他愈來愈遠...

 

是好事或壞事?答案不難猜吧。

 

 ☆        ☆        ☆

 

在透明澄澈的夏日晴空中,校園,洋溢了歡笑的聲音。然而,在平靜的下午,忽然有一把高128度的聲音傳遍整個校園。清澈的空氣剎時混雜了火藥味。

 

「許心晴,快給我出來!」聲音的主人正是柯瑜。那麼憤怒的尖叫聲,不難想像她臉色有多鐵青。柯瑜四處張望,四處搜索,眼眸燃著的是熊熊火光。那是非常可怕的眼神。

 

雖然她的樣子憤怒極,但仍無損她的美豔。柯瑜活脫脫就是一個飄逸出塵的大美女。她擁有一雙修長的美腿,標緻的五官及大大的眼睛,加上甜美的瓜子臉,確是讓不少男士們把口水流到滿地板。

         「許心晴,再不滾出來,妳一定會後悔!」 柯瑜高128度的聲音再次響起。她捲起衣褶,氣勢凌人,她不會想打人吧?

 

柯瑜口中的許心晴和她都是心理學系的二年級生。 在別人眼中的許心晴,果真人如其名,整天都是笑臉迎人,一副「好心情」的模樣,再加上清純的樣子,看來就像極一個天使吧。 她們外表同樣出色,簡直是絕配。每當她們並肩走著,都能輕易吸引男士的目光,女士的怒光。誰叫她們的外表都太出色。然而,威脅的語句也未能令許心晴滾出來。

 

 其實在遠處一直有道小小的身影,正鬼鬼祟祟的躲在一棵大樹後偷看柯瑜。 這鬼祟人影不是什麼小偷,而是許心晴本人。

 

許心晴面露擔憂的神色,眼看她的好友柯瑜面色愈來愈鐵青,頭頂冒出了很多很多的白煙,她忽感到有點害怕。她這個玩笑該不會開得太大? 

 

就在這個時候,剛巧有一個不識趣的男同學經過,他看著許心晴的背影很久,很久,然後,像發現新大陸般的忽然大叫起來,「呃!妳不就是許心晴?怎麼妳的動作那麼鬼祟?」

 

拜託!誰那麼大聲叫她的名字?她可是會被柯榆發現。鬼祟?哼!她這輩子最討厭別人說她鬼祟。

 

許心晴立刻轉頭,狠狠地瞪了男生一眼,把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那位路人甲男同學別出聲。她依稀記得這位路人甲同學好像是她同系的師兄。

 

然而,路人甲男同學全無所覺自己帶來的困擾,還一直追問:「怎麼了?為什麼一直摸著大樹?有什麼看嗎?」他探頭瞧瞧這樹,也沒什麼特別。

 

許心晴沒好氣地別開了臉,她不想跟這位嗓子大的人說話。說話不就是說話,幹嘛叫得那麼大聲?

 

男同學見她不作聲,於是自顧自說:「妳一定很喜歡看樹,很喜歡大自然,對不對?其實我跟妳一樣也很熱愛大自然。我閒時也喜愛行山,做做運動,吸收新鮮的空氣,感覺精神爽利,健康又有趣...」  

 

這裡無人想聽他對大自然的感覺。她的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,雙眼仍緊隨住好友柯榆。唉,她應該怎樣跟好友解釋呢?

 

看來這位路人甲的叫聲真的太大,柯瑜突然回頭一望,剛好給她看見許心晴。

 

許心晴反應遲鈍地問:「她,那雙眼睛是在看我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結果,四目相接。

 

是的,她們四目相接。

 

路人甲瞧瞧許心晴又瞧瞧柯榆,然後用肯定的語句說:「是的!我肯定她在看妳啊。」

 

討厭!又沒人問他,他答什麼?許心晴含恨地看著這個男生,都是他害的。

 

路人甲男生接收到許心晴惡狠狠的眼神,終於意識到自己並不受歡迎,他看到柯榆正一臉氣沖沖地走近他們的方向,他隱約感到矛頭不對,立刻識趣地「閃人」。他咕嚕咕嚕:「唉,美麗女人又如何?一臉兇兇的,誰喜歡?」 他摸摸鼻子,無趣地走著。也許,他的出現本來就是一個錯誤。

 

這個時候,柯瑜立刻快速地以三步並作兩步地「行」到許心晴面前,皮笑肉不笑地「望」向她,並用非常、非常溫柔的聲調問道,「心晴,整個早上怎麼都不見蹤影?妳去了那裡?我可是會很擔心妳的!」

 

聽了柯瑜「溫柔」的聲調後,雞皮疙瘩掉得滿地板都是。許心晴已經有種不好的預感。她認識柯榆夠久了,知道她每次發火前都是這種可怕的溫柔聲調。

 

在緊急關頭,許心晴忽然想起一本很出名的「自救書」,名為───<朱玲玲保命大全>,根據作者的說法 ───在危機中裝可憐可保命。 

 

對了!如果作者的說法是對,說不定真的可以為她保命。她拚命裝出楚楚動人的模樣,但願能博取柯瑜小小的同情心。眼淚!眼淚!快點流下吧!眼淚加油!加油眼淚!她的眼淚彷彿真的聽得見她的打氣聲音,說也神奇,眼淚竟然真的流下來,一滴緊接一滴,一滴又一滴,像開了水的水龍頭一樣,這也太誇張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柯瑜陰森地笑了一笑, 她不會以為這點點的淚水就能博取她的同情吧?柯瑜搬出晚娘臉,絲毫沒有惻隱之心。她嘲諷地道:「說流淚就流淚,畢業後乾脆當演員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 許心晴眼見柯瑜對她的淚水攻勢不為所動,心裡暗叫不妙。什麼<朱玲玲保命大全>?全都是騙人的。她決定了!她要拆了她的招牌。

 

算了,還是<兵書>的「三十六計走為上著」來得更實際! 走......不料,前腳才踏出,就給柯瑜一手捉住。

        柯瑜的耐性不多,她劈頭就大聲吼叫,「妳要是沒有什麼好理由解釋,我們就絕交!」

    

絕交?有這麼嚴重嗎?許心晴滿頭大汗,心知逃不了,只好硬著頭皮說:「嗯...這...嘿...親愛的瑜瑜『大人』, 妳先別生氣,這只是一埸『友誼比賽』吧!」她露出的笑容不會太牽強吧?

 

 這場「友誼比賽」是指───學生會舉辦的「校花之星」選舉。校方十分重視該次的活動,還特地撥出一筆錢贊助學生會舉辦這個活動。而且,勝出者可獲得豐富的獎金、獎品。當然,柯瑜因為給「奸人所害」,現在已是參選者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對!就是這個了!想起,柯榆火也來了!「不要生氣?我怎能不生氣?你怎可能不跟我說一聲,就替我報名參加這個什麼鬼的『校花之星』選舉?難道妳不知道我最討厭這種活動嗎? 氣死我了!如果,今早不是有同學告訴我這件事,我豈不是還被蒙在鼓裡?妳很不尊重我!妳很討厭!」 柯瑜火冒三丈地吼個不停,什麼是淑女該有的形象,此時也被丟掉九丈遠了。她別開了臉...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生氣嘛!好吧!是我錯了,好不好!」面對柯瑜這一連串的咄咄逼人,許心晴趕忙認錯,一臉討好地說著。忽然腦筋一轉,說道,「我知道妳很貪錢,呃,不,我意思是妳很需要錢,所以我才替妳報名,妳知道嗎? 冠、亞、季軍的獎品獎金可高達一萬,這真是千截難逢的機會。」好險,差點說出了她很貪錢的事實。許心晴也太了解好友的性格了,知道好友視錢如命的性格無人能及。

 

許心晴擺出一副十分誠懇的模樣,好像真的有這回事。只有她知道,她替柯瑜報名時,根本不知道有獎品、獎金,她只是想在這枯燥無味的生活裡加點娛樂吧! 

 
        「獎金?一萬?說清楚點!」柯榆粗聲地問。當柯瑜聽見獎金可高達三萬,憤怒的雙目忽變得閃閃發亮。錢,對她來說太吸引了!是一萬...天!不知要兼職多久才可儲到這個價!咦?等等!學校可以出得起這個價錢嗎?她有點懷疑...她不會又是騙她吧?

 

似乎看出了她不信任的目光,心晴趕緊說:「是真的有獎金!聽說校長找來一個什麼有錢的太平紳士贊助,而且,季軍的獎金少說也有四千元。」

 

許心晴瞧見小瑜有半點猶豫,馬上接著說:「唉...好心沒有好報,唉,把我的良心當作狗肺,還說我們是好姊妹!」 她假裝拍打自己的胸膛,然後,又故意大聲地咳了兩聲,「咳咳...我很可憐...咳咳。」

 

眼見她滔滔不絕地說下去,柯瑜立刻出聲阻止「好了!好了!妳別再拍妳的胸膛了!再拍就更平了!」

 

「哈哈,會說笑就表示不生氣了吧?」雖然被嘲笑哪兒沒有身材,不過,她絲毫不在意。事實証明,「有料」之人被嘲笑沒身材是不會在意的。

 

「真是的,把自己說成一個十足十的受害者,誰叫妳事前沒有跟我商量?」她認真分析,也認為參加這場校花之星選舉是利多於弊的。停頓了一會,又說「好吧!我決定了!我要參加了!而且,以我的魅力,我絕不會令妳失望。」她充滿自信的笑容令她更增添了數分魅力。
 

聞言,心晴興奮地喊叫,「真的嗎?妳真的參選嗎?我沒有聽錯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會幫我嗎?」

 

「幫!我一定幫妳!!」那麼好玩的事,怎麼可能沒有我。許心晴拍拍自己的心口保證。

 

「而且...妳...」柯瑜斷斷續續地說道,眼睛在打轉,不知在盤算什麼。

 

「而且什麼?」心晴傻傻地問,完全想不到柯瑜在打她主意!

 

柯瑜一副不懷好意的表情道,「妳、也、要、陪、我、參、加!」

 

「什麼?」竟然要她一起參加? 開玩笑,她只是想看戲子!

 

「如果妳不參加,那就不借功課給妳『參考』了,如何?」

 

竟然威脅她?!可惡! 不過...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難道我有說不的權利嗎?」嗚...無奈的許心晴,無奈的她偏偏不能沒有柯瑜...的論文! 若不,她又要給何教授拆皮煎骨!那感覺太痛苦!她的成績好是不錯,只是她最怕寫千字論文!誰曉得她最討厭的就是作文?

 

 這是不是叫害人終害己? 只見柯瑜的臉上浮起了一個得意的微笑!獎金獎金...等我喔。

 

 ☆        ☆        ☆

 

        牙醫病房。

 

一個穿著幼稚園制服的小女孩倒抽了一口氣,額角微微冒汗。

 

她佈滿淚水的大眼睛死命地盯住眼前那張行刑台似的手術椅,那些冰冷的鉗、鑿、勾…還有那張微型電鑽。她額角又不自覺地冒出了幾滴汗。

 

「牙醫叔叔,我可以不檢查牙齒嗎?」女孩仰起佈滿淚痕的小臉,可憐兮兮地拉著牙醫叔叔的衣角央求道。這麼楚楚可憐的模樣任誰看了也為之動容。只是,如果對像是眼前這位經驗豐富的牙醫,眼淚攻勢似乎一點作用也沒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牙醫向天白了一眼,拜託,這年頭的小孩也太難纏了吧?他控制自己快要爆發的脾氣,努力地捺下性子表示,「小朋友,乖!快給叔叔檢查牙齒,看!外面還有很多小朋友在等候檢查,妳知道嗎?我們已經阻礙了很多時間了。聽,外面的小朋友已經開始吵鬧著,不斷詢問老師,為什麼要等那麼久了。」這個困局全都是拜眼前這位樣子可愛卻膽小的女孩所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!我很怕,很怕,我不要!」小女孩胖胖的雙手努力地按住她的小嘴。說什麼也不願意放下。「對不起!對不起!我真的很怕打針!對不起!嗚..我怕,真的很怕。」小女孩又哭哭啼啼起來了。

 

牙醫無奈地嘆了口氣,只能哭笑不得。他們已經耗了很多時間了。「小妹妹,相信牙醫叔叔,這真的不痛!信我,好不好?」牙醫溫柔的語氣中隱隱露出怒氣。才說著,女孩的淚水又落下,心裡道:「鬼才會相信不痛!」上次看牙醫的痛苦經歷自今她還歷歷在目,她不會忘記她還因此發了好幾晚的惡夢。

 

哼!這個小孩真是不識相!竟敢惹毛了他。

 

他臉上的不悅,表示他的耐性已用盡,馬上露出凶悍的眼神,沈聲道:「哭什麼,不准哭!妳是真的不給我檢查嗎?」牙齒叔叔脫下了口罩,故意裝出憤怒的神情。

 

這回小女孩終於看清楚牙齒叔叔凶惡的樣子,看著他的眼睛瞪得又圓又亮,心裡害怕極,她抿緊了雙唇,原來當牙醫的真的沒一個是好人。眨眨大眼睛,眼淚又一滴一滴地落下,「牙齒叔叔,你...你的口氣很臭喔。」

 

什麼?口臭?是嗎?牙醫一聽馬上戴回口罩,漲紅了臉,「妳這個小女孩真不聽話!算了!妳給我下來。」他真的要敗給眼前這個小女孩。看著她的淚光,嘖!他什麼時候成了壞人叔叔?

 

什麼?可以不檢查嗎?小女孩馬上乖乖地從牙醫的手術椅上走下來,小小的臉終於浮現出光彩。這個牙醫叔叔是一個好人喔。她立刻甜甜地說:「叔叔,其實你的口氣不算很臭,只是有一點臭而已。真的!不騙你的啦。」她老實地說著。卻不知牙醫叔叔愈聽愈憤怒。

 

她似乎開心得太早。

 

「妳別笑得那麼開心,我沒有批准妳不用檢查。」一絲的狡黠瞬間閃過牙醫的眸子。

 

他下著命令:「妳,給我站在這兒罰站。好好看我如何幫大家檢查。」停頓了一回,他又說:「下一個才輪到妳。」 

 

這下小女孩的笑容真的僵住了。她被迫站在一旁罰站,只能以眼神指控的看著他!

 

牙醫故意不理會這小鬼仇視的目光,打開房門,叫了另一個小朋友進來。走進來的是一個俊俏的小男孩。

 

「啊!」這驚呼聲的主人正是罰站中的小女孩。怎...怎麼會這樣?怎麼進來的是男班長?他、他可是班上最英俊,成績最好的男生啊!天啊!不!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她不想被他看見她罰站的模樣!很丟臉...她兩隻小手放在臉上,不想被男班長看見她。這個時候,她似乎忘了剛才檢查牙齒的恐懼。

 

牙醫指了指身旁的手術椅,示意男孩躺上去。

 

「是。麻煩您了,牙醫叔叔。」男孩乖乖聽從牙醫的指示,慢慢躺在椅上。牙醫露出了淺淺的微笑,這個男孩真有禮貌,他斜睨女孩一眼,跟這個愛哭的小鬼差遠了。

 

男孩不經意地瞧見了一道被罰站的小身影。雖然女孩雙手遮掩了臉頰,不過他還是一眼就認出她是他同班的女同學,奇怪她怎麼會被罰站。當四目交投,他有禮貌地揚起了微笑。

 

天!竟然?班長竟然向我微笑。女孩的心跳漏了一拍。她好像有點受寵若驚。

 

「來!把口張開。」面對乖巧的小朋友,他的語氣也不自覺地放溫柔了。

 

男孩張開了口,露出了自信的神情。

 

牙醫邊看邊讚賞:「小朋友,你的牙齒很健康,一隻蛀牙也沒有,你早晚一定有刷牙吧。」

 

「是的!媽媽跟我說每天早晚都要刷牙,我都乖乖照做。而且,媽媽很早就教懂我用牙線了。我每晚都有用呢。」得到牙醫的讚賞,男孩笑得很開心。

 

「真乖!」牙醫點點頭,眼眸充滿了讚賞。

 

女孩站在一旁,自然聽到了以上的對話。

 

一隻蛀牙也沒有?她的臉色暗沈下來。好羨慕,好羨慕...聽著牙醫跟男孩有說有笑的,跟剛才對她的態度差遠了。呃!她臉上出現一個受傷的表情。真不公平。

 

不用五分鐘,男孩就完成了牙齒檢查。牙醫看著女孩道:「看,就是這樣簡單了!根本沒有妳想像中的恐怖,真是的,快過來給我檢查吧。」

 

女孩心中開始有點動搖,想想,剛才班長檢查時,也沒什麼,一點也不恐怖。嗯,應該不會很痛吧。

 

原本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的班長,並沒有立刻走人,他向女孩鼓勵地說:「真的一點也不恐怖!不用怕。快來吧。」男孩給女孩一個微笑的鼓勵。

 

「好、好吧!」女孩呆呆地看著班長好看的俊臉,及他那白亮亮的牙齒,思考能力等於零,他說什麼就什麼了。

 

「牙醫叔叔,我可以在這裡陪她嗎?」男孩懇求著他。

 

「好吧。」牙齒叔叔無所謂地點點頭。

 

?留在這兒?不好吧?她不想被他知道她有蛀牙。女孩正想抗議之際,已經被牙醫命令道:「來!把口張開。」

 

「口,再張開大一點。」

 

女孩無可奈何,只好乖乖張開口。

 

醫生用鉗子四處碰她的牙齒,邊看邊搖頭,「妳知道妳有多少顆蛀牙嗎?」

 

女孩不好意思地答:「好像是...一顆。」醫生搖搖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難道是兩顆嗎?」男班長發揮好學的精神問道。

 

醫生再一次搖頭。許久才說:「是三顆。而且,現在要馬上拔去其中一隻。拔牙過程可能會有點痛,妳想打麻醉針嗎?」

 

麻醉針?女孩一聽見牙醫要拔她的牙,驚訝得下巴差點沒脫臼,她緊張得死咬著他的鉗子不放。想到這麼丟臉的事竟然被班長看見,眼角又流下了淚水,一滴又一滴。

 

好慘...男班長汗顏地盯著。她竟然有三顆蛀牙...真難想像。 

 

「小妹妹,別咬著我的鉗子不放。」牙醫沈聲說。

 

女孩死命地搖著頭,說什麼也不肯放「口」。

 

女孩的頑固,讓牙醫感到十分懊惱。突然,他靈機一動,想到一個法子。他開動了電鑽,故意在女孩見前晃動。

 

果然,這可怕的電鑽聲音嚇得她馬上放「口」。不過,女孩也因此做出了一個令人噴飯的事情。

 

慘...了

 

糟透了...

 

天!天!天!

 

媽啊!

 

只見女孩兩頰燙得像火燒,迅速地臉紅了,臉一下子紅到耳根了。

 

女孩淚眼汪汪,小聲說著:「我...尿了...」

 

「什麼?」牙醫聽不清楚。

 

女孩鼓起勇氣,再重複一次,「我...尿褲子了...」

 

她此刻羞得想找地洞鑽下去。好糗。

 

這回男班長及牙醫都聽得很清楚她的說話,也看得很清楚。像回應她說話似的,她坐的椅子出現了一條小水流...

 

聽見「滴滴」的水聲,大家愕然地愣住。

 

不知過了多久時間,男班長終於忍不住,發出一長串的爆笑聲。原諒他吧!他真的不是有心大笑的。哈哈哈...

 

「不!不要!」柯瑜從夢中驚醒過來,她大口大口的喘氣。

 

她愣愣地坐在床上,是夢...

 

又是這個夢。

 

唉!真是的,為什麼她又會夢見這件糗事?已經很多年了吧! 二十年了!想不到這件糗事,她至今也未能忘懷。不錯,當年那個尿褲子的小女孩已經長得亭亭玉立了。

 

也是,這麼深刻的回憶,那笑聲......她又怎會忘記?

 

柯瑜雙手掩著發熱的雙頰,深深嘆了一口氣,這輩子最糗的事莫過於此。她又嘆了一口氣,感嘆世界上沒有時光機讓她回到過去。太丟臉了...

 

她發誓她一定不會向誰說。

 

她發誓這絕對是她心底最痛的回憶。

 

她只希望當年那個男班長也早把這件事忘記。說真的,男班長的模樣她已經無什麼印象了!她只記得他那可惡的笑聲。幸好,當年他般家了,而且轉了幼稚園,她還在心底裡慶幸上天對自己的不薄,否則,她真的沒勇氣再面對他。

 

柯瑜揉揉太陽穴,忽然覺得頭暈目眩,四肢無力。該不會是被剛才的夢境嚇到吧?走出了房間。唉!今晚還要到便利店兼職賺錢...她怎能生病?

 

她梳洗過後,柯媽媽已經把一份熱騰騰的三明治早餐端出來。「小瑜,我弄了妳最愛吃的芝士火腿三明治!快來吃吧。」

 

「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」大概就是指這打理得井井有條的小公寓,給人一種清爽舒適的感覺。柯瑜的爸爸在她很小的時候突然失蹤,不管怎樣找也尋不著,只有她們知道,這件事對她們母女二人打撃很大,她們也因此過著相依為命的日子,也難怪她們感情那麼要好。

 

柯媽媽察覺到柯瑜的臉色有點蒼白,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。 她模模女兒的額頭,然後緊張地道:「怎麼了?該不會是發燒了?身子那裡不舒服?看醫生嗎?」

 

「發燒?不會吧?媽咪,妳別大驚小怪嘛。我吃顆傷風藥就無事。」

 

「不行!說什麼妳也要看醫生!而且,妳今天那裡也不能去,只能留在家中休息,知道了沒有?」柯媽媽一副「就是這樣,沒有商量」的模樣。

 

「拜託!媽媽,每一個人都知道傷風的疾病是不能單靠藥物就能痊癒。妳知道最主要的因素是什麼嗎?就是───抵抗力和運動。早有專家指出傷風感冒這類病症是不用看醫生也能痊癒。因為人們有非常高強的抵抗力去抵抗這類病菌。」

 

柯瑜悄悄地在心裡補上這句:「當然,這是指較輕微的傷風感冒。」  

 

        正當柯媽媽思索著柯瑜的說話,柯瑜又繼續開始說她的「道理」:「還有,媽媽,妳知道運動是十分重要的嗎?」

        柯媽媽點點頭,「運動是很重要,那又怎樣?」

        柯媽媽正一步一步踏入柯瑜的圈套內,更何況要比詭辯,她又怎會是柯瑜的對手呢?

        「不錯、不錯!妳既然知道運動是重要,就更不應該把我關在家啦!若果欠缺了運動而導致血液不循環,這會減慢身陳代謝的流失,這可是會很嚴重。」

        看著柯瑜那胸有成竹的樣子,真的好像很有道理,不過,又好像有點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 柯媽媽迷惑的眼神被柯瑜瞧見,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,柯瑜趕忙地說道:「媽咪,這些根本就是普通的常識,人人皆知。就算妳沒有知識,又沒有見識,但總該有點常識吧?」

        「言下之意,就是說我不懂知識又沒有見識?恐怕連常識也沒有,是、不、是?」柯媽媽微怒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、不是,怎會?」柯瑜見媽媽「有點」微怒,就連忙使出一招撒嬌神功:「誰人都知道我最敬愛的人就是媽媽妳了。更何況,我媽媽是世界上最美麗又大方的女人啦!」

        聽了柯瑜的讚美,柯媽媽感到有點飄飄然,也不再堅持要她留在家中休息,但也不忘說道:「小鬼靈精,不要把自己累壞了,也不要死撐,不舒服就要休息了!知道嗎?」

 

柯瑜瞄了一下桌上的大鐘,八點半,她要上學了...「知道了!知道了!」她匆忙地從櫃子拿出一盒「開心傷風素」,胡亂吞下兩顆後,也不等柯媽媽再開口說話,柯瑜已經搶先說道:「媽,妳放心吧!我上學了,拜拜!」柯瑜走的時候,不忘把三文冶及那盒「開心傷風素」掉入書包裡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女兒的背影,柯媽媽真是既心疼又安慰,心裡慶幸上天待她的不簿,給了她一個善解人意的女孩。

     「呼!幸好說服了媽媽才不用看醫生!」柯瑜開心地想著,低頭看了一眼手錶...慘!還有十分鐘遲到了!不用多想,她立刻以時速一百米的速度奮力跑向學校。雖然學校距離她家不是很遠,但也需要步行約十五分鐘。

        跑、跑、跑! 衝、衝、衝! 此刻,她心裡大概就只有這兩個字吧。

皇天不負有心人,憑著她驚人的腿力,終於順利趕到學校。只是,走進學校沒有很久,就傳來她的慘叫聲:「啊!痛死了!」

怎麼回事?

 

 

 

待續

。。

。。

 

copyrighted by 雪兒

關於 !Rish